• 栏目导航
  • 联系我们

校長在上任大會上的講話

发布时间:2019-02-06 文章编辑:admin
下面介紹的是校長在上任大會上的講話,期望對您有所幫忙!

一個教授被錄用校長,對個人而言是一個大的改變,對情願當官的人來說,這也是值得快樂的。可是對我則未必如此,聞名經濟學家樊綱將人分為三類,一類是想當官的、一類是不想當官只想做學問或搞技能的,另一類則是隨遇而安,沒有顯着偏好,既能夠當官,也能夠做其他的事。我必定不歸於想當官的。我在我的一本書中寫到,我以為我本質上是一個學者,在法學院做教授才是我的歸宿。而脫離行政方位后這幾年做教授的日子,我的確有一種歸宿感。由於我以為自己是在做自己願做的,並且有必定價值的事。關於到西政當校長,我曾一度猶疑,由於我缺少當官的偏好,對任何官位都缺少較大的愛好。可是我後來依然表明情願試一試。由於,我仍是想做點事,想為西政做點事。能夠說,我到西政的第一個主意是,我不是來當官的,而是來幹事的。

來西政幹事,說一句好聽一點的話,就是報效西政。咱們知道,我是西政七八級的學生。咱們年級搞同學錄,每人寫一段話,我說我在西政從本科到博士,讀書十年,創了七八級之最,並且是僅有的一個。西政培養了我,還給了我不少的榮譽。並且據我所知,西政的教職員工對我回西政寄予了比較大的期望。我被***教委挑選並被市委、市政府錄用,我感謝教委和市委、市政府對我的信賴。但我也知道,有關方面之所以形形色色,做出這種挑選,根本原因之一是依據校園上下對我的反映以及承受,由於曩昔教委和市委對我並不了解,並且我並不歸於***管的幹部。因而,我的另一個主意是,儘力而為,不孤負市委、市教委,以及教職員工們對我的信賴。

可是,教職員工的信賴和期望,對我是一種很大的壓力,乃至有一種沉重感。我覺得,我個人才能有限,我十分憂慮自己做欠好作業,孤負咱們的信賴,老實說,心中一向有一種誠惶誠恐的感覺。有這種感覺的一個原因,是自己缺少校園辦理的經歷。乃至還沒有進入這樣一個言語體系。所以,我到西政往後,對作業的計劃,首要一條是學習和調查研究了解狀況,不然盲目決議計劃決定,只會有害作業。因而,咱們可能不會看到新官上任的三把火,我期望經過調查研究,邊學邊干,邊干邊學,實實在在地做些作業。

做校園的作業,個人的才能是有限的,知道也是有限制的,好在咱們實施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有黨委的領導,有黨委一班人的幫忙,並且有在座的諸位校園作業主幹的支撐,我想把作業做好仍是有必定條件的。

要做好作業,班子的聯合、幹部之間的聯合是一個要害。我期望咱們扔掉曩昔的恩怨,一心想作業,我自己爭奪在這方面帶頭做好。在班子內部搞好聯合協調,對校園的幹部,只以德才和實績為點評規範,不考慮親疏要素。

我以為,西政這幾年的作業成績顯着,可是現在由於各方面的原因,在校園的建造和開展方面也遇到了必定的困難。如人才的丟失等等。並且這些問題是由於多方面的要素,包含不具備地緣上的優勢——你既不象北京是政治文化中心、又不象上海廣州是經濟前沿,還不象成都,偏安一隅日子比較“閑適”。可是咱們也有咱們的優勢。一是西政這樣一個全國重點院校的名聲和多年來的校園建造與學術建造的堆集;二是重慶作為直轄市往後的開展勢頭以及往後的開展前景。還有一點更為重要,西政里裡外外、上上下下,有一種復興西政的責任感。這一點,我以為和許多校園不同,比方我本來作業的四川大學,咱們各自干自己的事,誰當書記、校長、院長,遍及不太關懷。西政則不同,人人關懷西政建造,即便結業學生也是這樣。只需咱們把這種心力凝集起來,並且校園建造的方向與辦法妥當,咱們就能在必定程度上復興行政。

 

西政復興,是市委、市教委的期望,也是全國法律界法學界的期望,更是咱們西人的期望,由於它和咱們每個人每個家庭的利益相關。鑒於新的校園領導班子現已組成並開端作業,期望咱們在自己的崗位上恪盡職守,做好作業。最終請咱們對校園的建造提出建造性的定見。

以上就是校長在上任大會上的講話的內容,感謝閱覽。

本文源自: ag88环亚娱乐